用户登錄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ZUO JIA YIN XIANG

01顧頡剛:跟隨馬克思主義者的足跡前進

在民國學術界,顧頡剛堪稱能夠呼風喚雨的領袖人物。他曾聽人説:“抗戰前,北平流行着一句話:‘北平城裏有三個老闆,一個是胡老闆胡適,一個是傅老闆傅斯年,一個是顧老闆顧頡剛。’”

01
​顧頡剛:跟隨馬克思主義者的足跡前進

北京的學術環境令顧頡剛嚮往,他於1954年8月抵京任中科院歷史研究所第一所一級研究員。顧頡剛到京後積極投入到新的工作中,不久就接受了中央安排的一項學術任務。

來源:光明日報 | 陳峯
02字裏行間的“時勢”——研讀李準

不過,切入李準寫作的合適方式,早已有人提示出來,而真相或許並不可愛——至少對今天的我們來説並不可愛:“李準同志一直是在配合政治任務的,而且配合得好。”

02
字裏行間的“時勢”——研讀李準

相比於趙樹理、周立波與柳青,研讀李準顯然更為艱難。那種企圖抓住某種形式或風格進而解開社會主義經驗“褶子”的方式,乍一看無法直接運用到李準身上。

來源:《文藝理論與批評》 | 朱羽
03打撈歷史的碎片:誰是錢學熙?

現在説起錢學熙(1906—1978),知道的人大概不多了。很多年前,那套“外國文藝理論叢書”曾經是我們這一代學子心目中的聖經,《柏拉圖對話錄》《詩學·詩藝》《歌德談話錄》等等,成為我們瞭解西方古典文學理論的最佳選擇。

03
​打撈歷史的碎片:誰是錢學熙?

1906年,錢學熙出生於無錫陽山的一個書香世家。他的父親早年留學日本,在當地頗具文名,而他的兒子錢紹武,則是新中國最早的蘇聯留學生,後來成為著名雕塑家,聲名遠超其父。

來源:《新文學史料》 | 季進
04王勃創作時喝什麼?

王勃字子安,是初唐傑出的詩人。他既有改變六朝詩歌纖巧綺靡弊病的意識,也有自覺的審美追求,所作詩歌骨氣端翔,語言明淨,生氣飽滿,留下了不少膾炙人口的傳世之作。

04
​王勃創作時喝什麼?

據《新唐書·文藝上》王勃傳記載:“勃屬文,初不精思,先磨墨數升,則酣飲,引被覆面卧,及寤,援筆成篇,不易一字,時人謂勃為腹稿。”這段描述性文字,栩栩如生地刻畫了王勃創作時陶鈞文思的情形……

來源:光明日報 | 朱美祿
陳大康:《西遊記》裏的土地神

土地神也稱社神,古代作為國家代稱的“社稷”,本意是指古代帝王、諸侯祭祀的土地神和穀神。東漢蔡邕《獨斷》捲上曰:“社神,蓋共工氏之子勾龍也,能平水土,帝顓頊之世,舉以為土正。”

來源:文匯報 | 陳大康 2021/03/16
孫犁和他的《文學入門》

1946年4月10日,孫犁在寄田間的一封信中寫道:“前些日我到安新一帶去了一趟,當記者寫了幾篇通訊,現在回來校印文學入門(即前所寫區村文學課本),過兩天印成即寄贈一本,看看後送人吧。”

來源:中華讀書報 | 闞平 2021/03/16
半生湖海書《説園》

1974年的冬天寒氣襲人,父親陳從周在這一年喜獲“解放”。他穿上母親新縫的背心,戴上那頂舊呢氈帽,踏着泥濘的薄冰,去看望八年不曾相見的、“直諒之交,最能道出其中甘苦”的王西野先生。

來源:文匯報 | 陳馨 2021/03/15
范文瀾:承章黃衣缽 揚馬列學説

范文瀾是浙江紹興人,他家離秋瑾主持的大通學堂只有半里路。1907年夏天,14歲的范文瀾親眼見到清朝官兵到大通學堂強盜般抓走秋瑾,心中無比痛恨,埋下追求社會進步思想的種子。

來源:光明日報 | 陳其泰 2021/03/15
魯迅的教育部“僉事”為何官

“僉事,官名。金置按察司僉事。元時諸衞、諸親軍及廉訪、安撫諸司,皆置僉事。明因之,都督、都指揮、按察、宣慰、宣撫等,皆有僉事。”

來源:光明日報 | 鄭學富 2021/03/12
“明月詩”裏的中國

盛唐有三大“明月詩”。排在第一的是揚州人張若虛的《春江花月夜》,這首詩被譽為“孤篇橫絕”。聞一多曾經這樣稱讚這首詩:“詩中的詩,頂峯上的頂峯。”

來源:解放日報 | 酈波 2021/03/12
“德先生”“賽先生”和“修先生”

1919年新文化運動高潮之後,《新青年》這個“精神股份制”的刊物面臨着分崩離析的局面,在胡適和陳獨秀為雜誌是留在北京還是南下辦刊的爭論過程中,北京同仁眼見大勢已去,一度很有醋意地説“斷不在乎‘新青年’三個字的金字招牌”。

來源:中華讀書報 | 張寶明 2021/03/11
趙之謙與金陵書局的刻書夥伴

趙之謙不僅是一位具有全面修養且有開創之功的書畫家、篆刻家,同時還是一位學者,一生致力著述,於經學、史學、詞章、金石學等方面皆有成就,惜成稿者僅居其半。他於刻書事業念茲在茲。

來源:文匯報 | 戴家妙 2021/03/11
《黃炎培日記》整理的美中不足

2020年12月24日早晨,在一個學術羣因緣際會結識了某位聞名已久的學兄。加了微信好友後,才知道這篇幾被遺忘在電腦裏的拙稿,十年前(2010年)未能及時刊出的幕後故事。作為新聞生產的一部分,新聞編輯室裏的類似故事,將來可以也應該列入新聞傳播史吧。

來源:澎湃新聞 | 劉憲閣 2021/03/10
你知道魯迅先生也是一位資深科幻迷麼?

19世紀末的晚清時期,一部分先進的中國人在追求民族復興、向西方尋求真知的過程中,把目光投向了科普科幻領域,認為其必將對普羅大眾的啓蒙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。我國早期的進步知識分子如梁啓超、吳沃堯等人都大力譯介西方科幻經典、創作“土味”科幻作品。鮮為人知的是,魯迅先生也是他們中的一員。

來源:中國小康網 | 子華 2021/03/10
黃髮有:當代文學史視野中的審稿意見

審稿意見是編輯出版部門對來稿質量好壞以及是否刊發、出版做出明確判斷的評價意見,大都寫在格式化的審稿單上,或者以書信、電子郵件的形式與作者交流,作為工作文件的審稿意見大部分都沒有公開。

來源:《揚子江文學評論》 | 黃髮有 2021/03/09
朱萬章:來燕榭書札談叢

最早關注來燕榭主人黃裳(1919—2012),是在20世紀90年代。其時,我痴迷於古籍善本的收藏與鑑定。雖然當時囊中羞澀,無力購藏心儀的古籍,但對於和古籍收藏相關的書刊,卻是時刻留意和傾囊的。

來源:《隨筆》 | 朱萬章 2021/03/09
《安徽文學》:風雨兼程70年

《安徽文學》是安徽省文聯主辦的文學期刊,面世於1959年1月。在此前後,它曾歷經7次更名,3次停刊、復刊,在艱難曲折中風雨兼程,一步步地走來,至今已70餘年了。

來源:藏書報 | 童忠全 2021/03/08
李小龍:野味何來?

紅樓夢》豐富而精美的飲食呈現既是物質文化的留影,也是隱性文化的表達。在對以四大奇書為代表的中國古代小説進行梳理後發現:《紅樓夢》與眾不同地插入了一個獨特的“野味體系”,這在四大奇書中幾乎完全沒有……

來源:《北京師範大學學報(社會科學版)》 | 李小龍 2021/03/08
《文學報》,一場發現之旅

有人説,《文學報》是新時期文學歷史的“簡寫本”;有人説,《文學報》是新時期文學史料的“儲存庫”;有人説,《文學報》是新時期作家資料的“藏經閣”;有人説,《文學報》是新時期作家信息的“檔案館”。

來源:文學報 | 姜紅偉 2021/03/05
戲劇家熊佛西習畫記

筆者在1945年10月31日出版的《文藝先鋒》第7卷第4期找到了熊佛西的《習畫記》。這篇散文,不見於《熊佛西戲劇文集》等熊佛西已出版的各類集子,當為集外文。

來源:光明日報 | 宮立 2021/03/05
新中國首部科幻小説《夢遊太陽系》河北誕生記

這位出自河北的科幻小説作家究竟是何許人?《夢遊太陽系》講述了什麼內容?當年張然從事創作時的具體情況又是什麼?隨着進一步的追尋,我們找到了更多張然70多年前創作新中國第一部科幻小説的相關信息。

來源:河北新聞網 | 呂明 王垚 李冬雲 2021/03/04
烽火歲月中的“復旦茶人”

進入統購統銷後,茶業急需專門人才。當時全國各大專院校以至農學院、農業中學,尚未有專業培訓茶業人才的專系專科。復旦大學在中國高等院校中首開茶業組科,這要歸功於吳覺農和孫寒冰兩位先生。

來源:文匯報 | 陳啓明 2021/03/04